<pre id="tx77x"></pre>

    <address id="tx77x"><strike id="tx77x"></strike></address>

    <address id="tx77x"><pre id="tx77x"><span id="tx77x"></span></pre></address>
      <noframes id="tx77x">

        <p id="tx77x"></p>
          <p id="tx77x"><pre id="tx77x"></pre></p>
            您所在的位置: 湖北黨史 >  故事集錦

            瞿秋白與武漢的三次情緣

            發布日期: 2022-04-26 來源:

            張秋實

              瞿秋白一生只活了36歲,但他短暫的人生卻與武漢有三次情緣。通過瞿秋白與武漢的這三次交集,可以一窺他由一個文學青年走上中國革命探索之路的歷程,可以說,他探求人生問題和社會問題起于武漢;他認識到黨內存在右傾錯誤并反對陳獨秀的右傾錯誤始于武漢;他成為中共中央最高領導人的起點在武漢;他率領全黨開展武裝反抗國民黨反動派的號角從武漢吹響;他對中國革命道路的探索從武漢開始。

            第一次到武漢:迷茫青年試解人生問題和社會問題

              瞿秋白第一次到武漢,是在他母親自殺、一家星散、東飄西零的家庭悲劇達到頂點的1916年。

              1899年1月29日,瞿秋白誕生在江蘇常州市一個士大夫家庭,“過了好幾年十足的少爺生活”,但由于其祖父和父親終生不得志,全家都靠著叔祖父瞿廷韶的勢力和宦財過活。1903年,叔祖父在湖北任上病故,遺族分家,瞿秋白一家開始典當度日,最后還極不體面地住進瞿氏宗祠。

              1915年夏,瞿家債臺高筑,瞿秋白不得不輟學到無錫郊外楊氏小學當教師,以維持全家生計。兒子的輟學、親友的逼債讓其母親金衡玉非常絕望,于1916年正月初五自盡。此后,瞿父遠走濟南,秋白和弟妹分赴杭州、武昌、北京,寄居愿意接濟的親戚家。

              1916年12月,瞿秋白第一次來到武漢,他先在堂兄瞿純白的資助下,進武昌外國語??茖W校學習英語,后到黃陂的表兄周均量家住了一段時間。

              投奔這兩處親戚,一是解決吃飯問題,二是滿足求知欲望。周家藏書豐厚,瞿秋白在這里除了看書,就是與學富五車的表兄周均量切磋學問,品詩論畫,談經議政,社會問題要由政治解決的觀點開始進入他的腦海。瞿秋白在武漢僅住了三個月左右,在兩位兄長的幫助開導下,他漸漸由一個迷茫痛苦青年,開始思考求解人生問題和社會問題。

            第二次到武漢:參加1926年12月中共中央漢口特別會議

              1917年春,瞿秋白辭別周均量隨瞿純白一家到北京寄居,9月,他考入俄文專修館。

              隨著十月革命、五四運動的相繼爆發,瞿秋白潛心探索社會問題和人生問題答案的“內的要求”被觸動,像當時中國的其他先進青年知識分子一樣,他開始對馬克思主義和社會主義產生了濃厚興趣。

              1920年,瞿秋白克服重重困難,以中國第一代駐外記者身份,到新俄國采訪考察。在蘇俄,他接受了馬克思列寧主義,加入了俄共和中國共產黨。1923年初,他隨到莫斯科參加共產國際四大的陳獨秀回國,投身中國革命運動,負責中央宣傳工作。曾擔任共產國際代表馬林和鮑羅廷的翻譯兼助手,為第一次國共合作作出了重要貢獻。1925年1月,瞿秋白在中共四大上當選為中央委員。

              1926年12月13日,中共中央在承載著中國國民革命全部理想的重鎮赤都的漢口召開特別會議。會議于12月18日結束,一共開了6天。

              作為中央委員,瞿秋白隨同陳獨秀從上海到漢口參加了這次特別會議。但這次會議,實際上反映了陳獨秀的妥協退讓政策在革命緊急形勢下的進一步發展,其報告被通過,形成決議,在全黨貫徹執行,造成嚴重危害。

              漢口特別會議結束后,瞿秋白回到上海。由于肺病復發,1926年底至1927年1、2月間,他一邊工作,一邊休息。在這個過程中,聯想到漢口特別會議的決議,瞿秋白感到有必要從根本上、從理論上闡述中國革命的一些基本問題。于是他抱病寫成了一篇代表當時黨的馬克思主義理論水平的重要文獻,也是奠定他作為中共黨史上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家的扛鼎之作——《中國革命中之爭論問題》。

            第三次到武漢:開啟探索武裝奪取政權的中國革命新道路的斗爭

              1927年3月,瞿秋白奉中央命令到漢口,與張國燾一起主持中央在漢工作。第三次到武漢的瞿秋白經歷了由一般中央領導人到中共中央總負責人的變化,就在這一年的“八七會議”上,他受命于白色恐怖之中,以一副柔弱的書生之肩,挑起了統帥全黨的重擔,發出武裝斗爭的吼聲。

              這一年,因蔣介石汪精衛相繼叛變,中國大革命由轟轟烈烈走向失敗,這一年,也成為中國共產黨由國共合作領導革命,到獨立進行武裝反抗國民黨反動派的革命轉折時期。這一年,瞿秋白28歲。

              4月27日至5月9日,在蔣介石發動“四一二”反革命叛變的半個月后,中共第五次代表大會召開了。大會召開第二天,在每個代表的座位上都放著一本小冊子,封面上印著:“《中國革命中之爭論問題》,瞿秋白著”,扉頁上印著副標題:“第三國際還是第零國際?——中國革命中之孟塞維克主義”。

              出席大會的代表們被這醒目而尖銳的標題吸引住了,一邊很有興趣地翻看著,一邊發出會意的笑聲和議論聲。

              瞿秋白在這本小冊子里,矛頭直指陳獨秀、彭述之的右傾錯誤,表達了中國共產黨人堅持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意愿。

              7月15日,汪精衛等控制的武漢國民黨中央召開“分共”會議,與共產黨徹底決裂,隨后對共產黨員和革命群眾實行大逮捕、大屠殺。

              在這樣的危急關頭,共產國際召回駐華代表鮑羅廷,派來新代表羅明納茲。瞿秋白成為羅明納茲的重要助手和政治搭檔,他們共同在中國革命的緊急關頭召開中共緊急會議,為中國革命開辟新的革命道路,史稱這次緊急會議為“八七會議”。

              8月7日,瞿秋白、李維漢等分頭從漢口天津路22號的德林公寓(七·一五之后中共中央領導人的秘密住所)步行到離此處不遠的三教街41號(今鄱陽街139號),主持臨時中央政治局在此召開的緊急會議。由于環境險惡,會議從上午開到晚上,一天結束。

              會議的議程有三:一是由羅明納茲作報告并進行討論,中心內容是糾正過去的錯誤;二是瞿秋白代表常委會作黨的新任務的報告,提出以自己的軍隊來發展土地革命,進行獨立的工農階級斗爭即反對國民黨的武裝暴動;三是選舉中央臨時政治局。會上,瞿秋白當選政治局委員,并在8月9日的臨時中央政治局第一次會議上,當選常委,成為繼陳獨秀之后中共中央的第二位掌舵人。

              值得一提的是,在漢期間,瞿秋白直接促成了毛澤東《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這篇歷史文獻的第一個單行本出版,并寫下了熱情洋溢的序言。

              與此同時,瞿秋白在指導各地武裝起義的實踐中提出并不斷豐富了“農民割據”的思想,雖然沒有直接提出武裝奪取政權要走農村包圍城市的道路,然而他的探索確實沿著這個方向前進了一大步,是我黨關于創造農村根據地思想史上的重要開篇。這個開篇之作的起點正是武漢。

             ?。▉碓矗骸饵h員生活(湖北)》2017年第2期)

            Copyright @2014-2021 www.retailpointofsalesystem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黨史研究室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技術支持:荊楚網 鄂ICP備18025488號-1

            微信公眾號

            手機版

            av无码无删减版,3根手指还是20根棉签,Gay男男白袜Chinese

              <pre id="tx77x"></pre>

              <address id="tx77x"><strike id="tx77x"></strike></address>

              <address id="tx77x"><pre id="tx77x"><span id="tx77x"></span></pre></address>
                <noframes id="tx77x">

                  <p id="tx77x"></p>
                    <p id="tx77x"><pre id="tx77x"></pre></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