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tx77x"></pre>

    <address id="tx77x"><strike id="tx77x"></strike></address>

    <address id="tx77x"><pre id="tx77x"><span id="tx77x"></span></pre></address>
      <noframes id="tx77x">

        <p id="tx77x"></p>
          <p id="tx77x"><pre id="tx77x"></pre></p>
            您所在的位置: 湖北黨史 >  故事集錦

            “敢”字當頭的葉飛上將

            發布日期: 2022-04-13 來源:

            王厚明

              新中國成立后被授予上將軍銜的葉飛驍勇善戰、戰功卓著,是我軍一位頗具傳奇色彩的高級將領,同時也是一位實事求是、光明磊落、無私無畏、敢于擔當的無產階級革命家。他堅定“忠”的信仰,堅守“真”的品格,堅持“闖”的精神,堅強“實”的作風,為中國的革命、建設、改革事業建立了不朽功勛。

            因勢而變敢負責

              1940年5月,新四軍挺進縱隊為東進北上建立蘇北抗日根據地,完成與八路軍會師的戰略目標,在勝利反擊日偽軍進攻后,轉移到江蘇揚州郭村休整。陳毅為團結郭村所在轄區的國民黨魯蘇皖邊區游擊總指揮李明揚、副總指揮李長江抗日,曾交代挺進縱隊軍政委員會書記、副司令員葉飛,要盡可能爭取二李,韓德勤(時任國民黨江蘇省主席)如果派二李出兵干涉,只能說服,切不可動武。

              韓德勤得知新四軍挺進縱隊進駐郭村后,命令李明揚、李長江率領13個團組織進攻。葉飛派政治部副主任陳同生赴泰州談判,二李拒絕談判。陳毅也先后數次來電指示,切不可在郭村孤軍御敵。葉飛與縱隊其他指揮員一直討論到半夜,分析權衡利弊再三,認為這一仗關系到新四軍在蘇北能否立足和發展,如果不打,新四軍就無法打開挺進蘇北的缺口,打就必須打贏。他在作戰會上說:“我們前線指揮員了解情況,要敢于實事求是,獨立負責,這才是真正對陳司令員負責!”會上,葉飛作出了獨立作戰、還擊敵人的決定。他指揮一個多團不足2000兵力開展郭村保衛戰,歷時7天7夜粉碎了敵多次進攻,共殲敵3個團、擊潰10個團,成為我軍以少勝多、以弱勝強的經典范例,也揭開了新四軍開辟蘇北、蘇中抗日根據地的序幕。

              郭村保衛戰充分彰顯了葉飛堅持一切從實際出發,關鍵時刻敢于負責的精神。葉飛也由此更加受官兵敬重和信任,并被譽為“敢于負責的首長”。

            解放思想敢破冰

              葉飛不僅是一名驍勇善戰的戰將,也是一位思想開明的領導。1980年初,葉飛出任海軍司令員。時值改革開放之初,人們還未擺脫舊的思想觀念束縛,仍然存在僵化守舊的思維模式和社會心理。

              當時,隨著鄧麗君等流行音樂歌手在大陸走俏,也帶來國內文化藝術風格上的悄然轉變。1980年秋天,海政文工團青年歌唱演員蘇小明,在一次“新星音樂會”上,以一曲《軍港之夜》一舉成名。然而,雖然《軍港之夜》風靡軍內外,廣受歡迎,但在那個特殊的年代,革命歌曲多以進行曲占據主導,蘇小明“柔中有甜、甜中有情”的演唱風格,也招來了一些非議,有人認為蘇小明的歌沒有革命歌曲的豪邁感,是一種“靡靡之音”,會腐蝕官兵的精神意志,影響部隊的戰斗力。一位音樂權威也質疑《軍港之夜》格調不高:當兵就要提高警惕,怎么能唱海軍戰士睡覺呢?

              葉飛聞知此事,并沒有輕易表態,而是邀請部分懂行的老同志一起觀看有蘇小明參加的海政歌舞團的演出,廣泛聽取意見。之后,他明確表態:《軍港之夜》反映了海軍部隊的生活,有海味、有兵味,不錯。他進一步解釋:海里有大風大浪,也有輕輕搖的海浪。革命歌曲也不一定非得都是進行曲,都是硬邦邦的口號,表現形式可以多種多樣。

              葉飛還鼓勵蘇小明:只要戰士喜歡、部隊喜歡、廣大群眾喜歡,就可以大膽地演、大膽地唱!葉飛的話可謂一錘定音,也讓《軍港之夜》風波平息下來。時光荏苒,星移斗轉,當初批評過蘇小明唱《軍港之夜》的人,恐怕絕不會想到,《軍港之夜》已成為中國軍旅歌曲的海軍經典代表曲目。

            實事求是敢擔當

              1985年3月,中央軍委決定編纂《紅軍長征》《八路軍》《新四軍》三部叢書?!缎滤能姟穮矔付ㄔ滤能姼呒墝㈩I葉飛與張震等人主持編纂。葉飛對新四軍有著特殊的感情,曾率部東進北上、轉戰蘇皖,擴大了新四軍在大江南北敵后民眾中的影響,為新四軍的建設發展作出了突出貢獻。正因為如此,葉飛對《新四軍》叢書歷次編審委員會會議和審稿會議,他都堅持親自主持討論,為歷時10年的叢書編纂工作傾注了大量心血。

              當時,文獻編輯組提出,新四軍的文獻很多,即使按照精選的原則,也需要編成五冊。但也有人認為,《八路軍》叢書計劃只編四冊,他們是老大哥,《新四軍》不應該超過四冊。葉飛聽到爭論后,明確地說:新四軍的書不能多于八路軍的書,這是形而上學。文獻編幾冊,要從新四軍的歷史出發,要看內容。只要有內容,我看需要幾冊就編幾冊。新四軍有自己的特殊性,有下山改編,還有皖南事變。文獻的收集很不容易。研究歷史,最有價值還是這一部分。他的意見最終得到落實,也為后來研究新四軍軍史提供了豐富的、詳實的依據。

              在編纂《南方三年游擊戰爭》過程中,葉飛主張,對于歷史上的曲折和失誤,應當實事求是,按照歷史的本來面目秉筆直書。他認為:真實地記錄史實,反映出它的“曲折”和“風險”,以及克服這些“曲折”的智慧和大無畏精神,才能以利后人。比如關于紅軍游擊隊下山過程中,對于一些地區發生過的失誤,他說:“講這件事情不是抹黑。這沒有涉及我們的什么家丑。這是說明南方游擊隊在與中央失掉聯系的情況下,那個轉變是很艱苦的?!?/p>

             ?。▉碓矗簩W習時報)

            Copyright @2014-2021 www.retailpointofsalesystem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黨史研究室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技術支持:荊楚網 鄂ICP備18025488號-1

            微信公眾號

            手機版

            av无码无删减版,3根手指还是20根棉签,Gay男男白袜Chinese

              <pre id="tx77x"></pre>

              <address id="tx77x"><strike id="tx77x"></strike></address>

              <address id="tx77x"><pre id="tx77x"><span id="tx77x"></span></pre></address>
                <noframes id="tx77x">

                  <p id="tx77x"></p>
                    <p id="tx77x"><pre id="tx77x"></pre></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