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tx77x"></pre>

    <address id="tx77x"><strike id="tx77x"></strike></address>

    <address id="tx77x"><pre id="tx77x"><span id="tx77x"></span></pre></address>
      <noframes id="tx77x">

        <p id="tx77x"></p>
          <p id="tx77x"><pre id="tx77x"></pre></p>
            您所在的位置: 湖北黨史 >  交流平臺

            國家相冊 紅色氣質——用200多張照片記錄中國共產黨人紅色氣質

            發布日期: 2022-05-31 來源: 《長江日報》

            秦孟婷

               新華社有個中國照片檔案館,里面珍藏著自19世紀末以來的上千萬張歷史照片。近期,新華社《國家相冊》欄目組從中精選出200多張照片,配以文字,出版了一本名為《紅色氣質》的圖書。新華社社長、黨組書記何平在序言中說:“如果氣質有顏色,我想,中國共產黨人的氣質一定是紅色?!?/p>

              

              《紅色氣質》 新華社《國家相冊》欄目組編著 商務印書館

              這些照片記錄了不同歷史時期的中國共產黨人,長江日報記者選出4張,讓圖片帶領我們穿越時光隧道,重回歷史現場,與不朽相遇。

              趙一曼:骨肉分離時,兒子才一歲零三個月

              

              1928年,趙一曼從蘇聯回國后,與兒子在上海合影。

              1935年秋,任東北抗日聯軍第三軍一師二團政治委員的趙一曼在與日偽軍作戰中為掩護部隊突圍,身負重傷被俘。在獄中,日軍為獲得情報對趙一曼施以長達9個多月的酷刑,用馬鞭抽打,用鋼針刺傷,用烙鐵烙,燒焦其手指,逼其投降招供。但她寧死不屈,沒有吐露一字有關抗聯的情況。

              一份塵封的日本檔案,記錄了趙一曼被捕后的遭遇:

              七月二十六日對趙一曼女士的電刑,操作準確,新式電刑器具功能發揮正常,給了趙一曼女士超負荷的最大壓力。在長時間經受高強度電刑的狀態下,趙一曼女士仍沒招供,確屬罕見,已不能從醫學生理上解釋。

              1936年8月2日,趙一曼被日軍殺害,年僅31歲。在英勇就義前,趙一曼留給唯一的骨肉一封家書:

              寧兒:

              母親對于你沒有能盡到教育的責任,實在是遺憾的事情。

              母親因為堅決地做了反滿抗日的斗爭,今天已經到了犧牲的前夕了。母親和你在生前是永久沒有再見的機會了。希望你,寧兒??!趕快成人,來安慰你地下的母親!我最親愛的孩子??!母親不用千言萬語來教育你,就用實行來教育你。

              在你長大成人之后,希望不要忘記你的母親是為國而犧牲的!

              一九三六年八月二日

              你的母親趙一曼于車中

              寧兒,是趙一曼唯一的兒子。出生后,趙一曼帶著他從事地下工作。顛沛流離的生活,險象環生的經歷,讓趙一曼不得不考慮兒子的安置問題。在一次返回上海途中,她抱著兒子拍了一張合影,然后,把兒子送到了丈夫陳達邦的堂兄家里,由他們代為撫養。

              骨肉分離時,兒子才一歲零三個月,從此,生死兩茫茫。直到新中國成立后,已成年的寧兒才在東北烈士紀念館看到了母親的親筆遺書。

                川藏公路:平均每公里就有一名以上筑路者犧牲

              

              1954年,修筑川藏公路的戰士在怒江兩岸的懸崖陡壁上劈山筑路。

              川藏公路號稱“天路”。在這里,許多司機都有一個習慣:不時會點著一根煙,拋向窗外。

              他們是在致敬,致敬那些長眠在這路邊的筑路英雄。

              川藏線上的怒江大橋舊橋已拆除,卻有一個橋墩被保留了下來。這不只是橋墩,更是一座紀念碑。碑中凝固著一位筑路者的血肉之軀。

              1953年,一支部隊正在這里修筑大橋。突然,一名戰士掉進了正在灌注水泥的橋墩里。戰友們想盡辦法,卻沒能把他救出來。他們眼睜睜看著這名戰士被泥漿吞沒,最后只能含著淚把他筑進了橋墩。

              幾十年后修建新橋時,設計者特意移動了一點位置避讓橋墩,為的就是不驚擾烈士的英靈。

              千百年來,很多人聞入藏而色變。由川入藏,翻山越嶺,常常要走上半年。

              1950年初,成立不久的新中國決心徹底解放西藏,毛澤東主席號召進藏部隊“一面進軍、一面修路”。

              翻過14座海拔4000米以上高山,跨越14條洶涌江河,橫穿8條地質斷裂帶,地震、泥石流、塌方、雪崩時有發生——這條長達2255公里的路后來被稱為“世界公路災害的百科全書”。

              如果聽到修這條路僅僅用了四年多,只有鐵錘鋼釬等最原始的工具,所有人都會驚嘆!

              在這條路上,長眠著超過3000名烈士,平均每公里就有一名以上筑路者犧牲。

              1954年12月25日,用汗水、鮮血和犧牲換來的川藏公路終于全線貫通。

              965年,拉薩貢嘎機場開航。

              2006年,青藏鐵路建成。

              西藏,一步步邁進了現代文明之門。

                   8位農民點燃了改革火種

              1981年,小崗村18位“大包干”村民中的14位合影留念。

              1978年初冬的一個黃昏,安徽省鳳陽縣小崗村18位衣衫襤褸的農民去趕赴一場危險的集會。這次秘密集會,就為了四個字——“分田單干”。

              當時,農民自主經營是被明令禁止的,嚴重平均主義死死捆住了人們的手腳,農民毫無生產積極性,人越干越懶,地越種越薄,糧越收越少。再加上一場百年不遇的大旱加劇了農村饑荒,小崗村村民被逼無奈,才不得不鋌而走險。

              “分田單干”的做法可以用一句順口溜來概括:“交足國家的,留夠集體的,剩下都是自己的?!鼻逦呢?、權、利劃分,調動了群眾的積極性,出現了男女老幼齊下地的火熱勞動場面。

              到了春天,長勢喜人的秧苗卻“泄密”了。小崗村人戰戰兢兢。1979年4月的一個下午,聽到風聲的縣委書記陳庭元來到小崗村一探究竟,擺在他面前的是像棋盤般整齊的花生地。他說:“小崗這么干,只不過是想吃飽飯嘛!就算錯了,對全局也沒有多大影響?!?/p>

              當時出現了一些反對聲音:“堅決頂住安徽的‘分田單干’風!”“支持‘包產到戶’,就是遷就農民的落后意識!”在激烈交鋒中,一批敢擔當的領導干部頂住壓力,想方設法保護了群眾的積極性。

              沒過多久,省委書記萬里來了,還批準他們搞三五年。消息又傳到中央,鄧小平一錘定音:“‘大包干’會不會影響集體經濟,我看這種擔心是不必要的?!?/p>

              歷史再一次證明,人民群眾是歷史的創造者。18位農民敢闖敢試,敢為人先,點燃了改革火種;一級級黨員領導干部實事求是,敢說真話,保護了火種?;鸱N逐漸壯大,遇薪則燃,轟然成勢,很快蔓延到全中國。

              中國每一塊界碑都有軍人守護

              詹娘舍哨所海拔4655米,有“云中哨所”“雪域孤島”之稱。圖為2018年6月仍然白雪皚皚的哨所。羅凱攝

              詹娘舍哨所,是西藏軍區一個邊防哨所,八位軍人守護著它。在喜馬拉雅山南麓海拔4655米的懸崖之上,兩間孤零零的小屋,就是他們的立足之地。

              每年大雪封山7個月,6級以上大風要吹300多天,他們站崗、巡邏都要拴著繩子,防止被吹下山崖。

              這里沒有客人,最常來的,是每年200多次的雷擊。戰士杜江南這樣描述:

              我見過最恐怖的雷電,把墻打穿了。那么大一個火球,滾著進來了,球形的雷電,我第一次見,也是把我嚇到了。

              更大的危險發生在“喊一嗓子就能引發雪崩”的冬季。2006年冬天,18歲的于輝鏟雪時滑下山崖。其余戰友沖下山去救他,結果遭遇雪崩被困。怎么辦?班長靖磊磊決定:他和衛生員王鑫陪伴已經昏過去的于輝,其他戰友下山求救。

              班長有些話并沒說出口,但戰士們都知道,更大的雪崩隨時會發生,他是怕隊伍全軍覆沒,才決定分兩批往外走。

              匆忙的別離,成了永別。雪崩果然再次來臨。第二天,救援隊在山下幾百米的雪窩中,找到了已經凍僵的三名戰友。

              幸存下來的杜江南后來一直堅守在詹娘舍,直到退役。他說,戰友們把生的機會讓給了自己,他就要替犧牲的戰友站到最后一班崗。

              經歷過近代喪土失地的恥辱,今天,中國約2.2萬公里陸地邊界、1.8萬公里海洋邊界線上,每一塊界碑,都有軍人在守護。

              來源:《長江日報》

            Copyright @2014-2021 www.retailpointofsalesystem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黨史研究室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技術支持:荊楚網 鄂ICP備18025488號-1

            微信公眾號

            手機版

            av无码无删减版,3根手指还是20根棉签,Gay男男白袜Chinese

              <pre id="tx77x"></pre>

              <address id="tx77x"><strike id="tx77x"></strike></address>

              <address id="tx77x"><pre id="tx77x"><span id="tx77x"></span></pre></address>
                <noframes id="tx77x">

                  <p id="tx77x"></p>
                    <p id="tx77x"><pre id="tx77x"></pre></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