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tx77x"></pre>

    <address id="tx77x"><strike id="tx77x"></strike></address>

    <address id="tx77x"><pre id="tx77x"><span id="tx77x"></span></pre></address>
      <noframes id="tx77x">

        <p id="tx77x"></p>
          <p id="tx77x"><pre id="tx77x"></pre></p>
            您所在的位置: 湖北黨史 >  英烈風采

            熱血澆筑革命花

            發布日期: 2022-06-01 來源: 《湖北英烈傳(第一集)》

            曹茂銓 陸泉生

              (一)

              一九二七年初,正當第一次國內革命戰爭進入高潮之際,我省陽新縣的國民黨右翼勢力,在蔣介石反共氣焰日趨囂張的驅使下,經過密謀策劃,制造了一起駭人聽聞的慘案:陽新縣九名工農革命運動的領袖手和積極分子慘遭火焚,這就是我省現代史上著名的“二·二七”慘案。在慘案中犧牲的九位烈士是:

              成子英,字揖讓,學名華春,派名遜善。陽新縣燕廈區文宣村(現歸通山縣管轄)人,生于一九〇六年。他自幼讀書。一九二一年夏到陽新縣城的高等學校學習。一九二四年八月就讀于武漢甲種商業學校。學習期間,于一九二五年五月,在武昌撫院街(今武昌民主路)陽新學舍參加進步學生團體“青年促進會”,同年冬加入中國共產黨,積極參加武漢的青年學生運動。一九二六年夏,他毅然放棄學業,到省“農訓班”學習。三個月結束后,省農協任命他為特派員,于八月派回陽新工作。一九二六年九月底,北伐軍第七軍勝利攻占陽新縣城后,他以個人身份加入了中國國民黨,并當選為縣黨部委員,領導農運部的工作。

              石樹榮,又名石勛秋,學名石正致,陽新縣白沙人。出生干一八九〇年十月二十三日。自幼讀書,青年時教書。一九二六年十月參加北伐軍,不久加入中國共產黨。一九二七年二月二十四日,他受組織派遣回用新接任縣警備隊隊長職務。

              譚民治,陽新縣大畈醫(現歸通山縣管轄)人。出生于一九〇一年。幼時讀私塾,后在大畈長灘高等學校學習。一九二五年參加革命,同年入黨,后從事農民運動。一九二六年,陽新縣農民協會成立,譚民治當選為縣農協執行委員兼秘書長。

              鄒有執,奶名花子,學名啟考,陽新縣三溪口人。出生于一九一〇年,早年喪父,后隨母遷居陽新縣城,家境貧寒,自幼在小術業高老板家當學徒。一九二六年參加工會,同年底加入青年團,積極參加工人運動。

              李發炬,陽新太子人。出生于一九〇三年四月二十七日(農歷四月初一)。幼年失去雙親,淪為孤兒。童年給地主放牛,十歲時流浪到陽新縣城,當了雕匠學徒。陽新工人運動掀起后,首先加入工會,積極參加革命活動王得水,號直哉,學名忠魚,陽新縣筠山玉家老屋人。出生于一九〇四年二月(農歷正月)。六歲啟蒙讀書。一九二四年至一九二六年,在縣城高等學校學習期間,深受中國共產黨和工農革命運動的影響,秘密參加了學生運動。一九二六年八月,縣委派他到楓林的豐山一帶開展農運,組建區農民協會,并當選為區農協會長。

              曹樹光,又名曹東曙,化名曹鶴年,陽新縣寅功村(一九五三年劃歸大冶縣管轄)人。出生于一九〇九年。幼年讀私塾,后因家庭困苦,跟伯父到安徽蕪湖做工。一九二六年曹樹光返回陽新,積極從事工人運動。同年十一月,陽新縣總工會成立,他任縣總工會秘書長。

              胡占魁,又名胡云喜,江西省豐城縣人。出生于一九〇九年,父為銀匠,母以織布為業。幼時讀過幾年書,后因生活所迫,于一九二五年流落到陽新,在胡久華鍛店當學徒。一九二六年參加店員工會和工人糾察隊,任工會組長。

              程炎林,湖北省廣濟縣龍坪鎮人。出生于一九〇九年。一九一九年前后到陽新縣城賣工。一九二六年大木業工會一成立,他就加入了工會,積極參加工人運動。

              九烈士有如九顆明星,光芒璀璨,千秋不朽。他們的光輝業績,將永遠激勵人們繼承先烈遺志,去完成振興中華的大業。他們堅貞不屈的無產階級革命戰士的高大形象,將永遠銘刻在人們的腦海里。

              (二)

              一九二六年八月,首屆中共陽新縣委成立后不幾天,省農協特派員成子英帶著省農協的指示、肩負領導農運的重任回到了陽新。他向縣委傳達了上級的指示和任務以后,在縣委統一領導下,立即回自己的家鄉——燕廈區文宣村一帶開展工作,組建農民協會。他走村串戶,深入到各家各戶,開展緊張的串連發動工作。他號召廣大勞苦農友們聯合起來,同豪紳地主作堅決的斗爭。他說,“農友們沒有自己的組織,就沒有反抗的力量。大家只有迅速地聯合起來,建立農友自己的組織——農民協會,積極開展同土豪劣紳的斗爭,才能改變自己的地位,最終獲得翻身和解放?!痹诔勺佑⒌男燎谂ο?,以成從畔、成從照為正、副會長的鄉農民協會很快建立起來了。

              同年九月,北伐軍第七軍勝利攻克陽新城。省農協特派員成子英、縣委負責人羅偉、曹大駿、柯松濤、肖作舟等,都以個人身份加入了國民黨。羅偉任縣黨部常委,成子英等為委員??h黨部下設組織部、宣傳部、工運部、農運部.青運部、婦女部等辦事機構。成子英擔任農運部的領導工作,領導全縣的農民運動。

              縣委和縣黨部為在全縣范圍內盡快掀起工農革命運動的高潮,專門召開了會議。會議決定:立即建立各區黨部和區分部;在各級黨部的領導下,鄉村建立各級農民階會,城鎮建立各級工會。會議還決定,縣委、縣黨部負責人和部分骨干,分工領導全縣各區的工農革命運動。從此,羅偉、成予英、王得水、譚民冶、曹樹光等,經常披星戴月,櫛風沐雨,深入城鄉,訪貧問苦,發動勞苦工農群眾。在此基礎上,各區黨部和區分部相繼建立。

              在縣委和各級黨部的領導下,王得水在楓林的豐山一帶積極做農運工作。不久,該區農民協會正式建立,王得水當選為區農協會長。此時,陽新縣其他各區、鄉、村的農民協會也紛紛建立,農會會員迅速地發展到七、八萬人。

              鄉村農民運動的蓬勃發展,促進了城鎮工人運動的迅速高漲。曹樹光、陳新友等受縣黨部工運部的委托,在縣城積極開展工人運動,組建各級工會。李發炬、鄒有執、程炎林、胡占魁等都活躍在廣大工人群眾之中??h城首先建立了小木業工會,國民黨湖北省黨部第四次全省代表大會代表、共產黨員陳新友當選為工會主席。隨著小木業工會的建立,大木業,店員、縫紉、首飾、鐵業,碼頭、捆麻、炊事,理發等基層工會也相繼建立。

              在工農革命運動大發展的基礎上,陽新縣農民協會、縣總工會于一九二七年十一月先后在縣城成立。譚民治當選為縣農民協會的執行委員和秘書長,曹樹光當選為縣總工會的秘書長。隨后,陽新縣婦女協會、學生聯合會也陸續建立。工會、農會一成立,斗爭的目標直指“土豪劣紳,不法地主,旁及各種宗法的思想和制度,城里的貪官污吏,鄉村的惡劣習慣”。從此“打倒土豪劣紳!”“打倒貪官污吏!”……的口號聲,此起彼伏,響徹云霄,震撼著陽新大地。

              成子英身先士卒,偕同肖作舟等,帶領燕廈、龍港兩區的農會會員鎮壓了搜刮民財、積金如山的大劣紳駱累金和“吃人不吐骨”的大惡霸劉子玉。龍山區農民協會,根據廣大農民的強烈要求,將小箕鋪奸淫婦女,無惡不作,農民懾之入骨的“土老虎”石敬宣抓起來,召開千人大會,公開審判,當場處決。福壽區農協槍斃了作惡多端的程如龍,程如虎倆兄弟,為民除了害。五湖區的農民在柯松濤的帶領下,大鬧五湖鎮,一夜之間連除了黃禮和、柯漢云、柯大鎬南鄉三大霸,民心大快。

              總之,陽新農村的革命形勢,“簡直是急風暴雨,順之者存,違之者滅。其結果,把幾千年封建地主的特權,打得個落花流水?!薄罢嬲k到了人們所謂‘一切權力歸農會’”。

              在縣城,廣大工人在黨和工會的領導下,發動了痛打“十三行”、“三廟”、“三堂”的斗爭。斗爭的矛頭直指帝、官,封。

              所謂“十三行”,即指縣城十三家最大的商行。而統管這十三行的是陽新城鄉最大的劣紳、原厘金局的頭子、極端反動的舊商會會長朱仲炘。這十三家商行老板,既是橫行鄉里、魚肉人民的豪紳地主,又是巧取豪奪、搜刮民脂民膏的反動資本家。所謂“三廟”,即“城建廟”、“華光廟”、“東岳廟”。這些廟都是由官僚、豪紳、地主直接控制的,宣揚封建迷信,麻醉和統治人民的工具。所謂“三堂”,即“天主堂”、“慈善堂”、“福音堂”。這些“堂”,由帝國主義分子勾結中國的封建勢力共同把持,是帝國主義奴化和欺壓中國人民的反動據點。

              斗爭一開始,首先由小木業工會主席陳新友發動該會工人,針對該業高老板企圖以不給飯吃相要挾,破壞工人參加工會話動而舉行罷工斗爭。小術業工會會員李發炬、鄒有執等積極分子,與陳新友密切配合,當罷工令一下,全體工人立即停工??h總工會秘書長曹樹光組織了胡占魁等幾十名工人糾察隊員,在街頭巷口設卡放哨和巡邏,保衛罷工斗爭的順利進行。高老板氣得干橙眼,急得團團轉,慌忙去找朱仲炘密商。由于工人們緊密團結,頑強斗爭。朱仲炘也無計可施。高老板被迫取消了“工人外出不供飯”的無理決定.還答應了減少工時和增加工資的要求。罷工斗爭取得了完全勝利。

              小木業工人罷工斗爭的勝利,極大地鼓舞了其他行業工人的斗志。麻行工人在捆麻工會的領導下,對麻行老板阮星明進行了斗爭。工人們擁進阮星明的店鋪,當場揭發他大秤進,小秤出,重利盤剝農民、工人的罪行,和他算賬、評理,他不得不在工人面前低頭認罪。煙土行老板李金堂的煙土,全部被工人沒收,搬到縣衙門口,一火化為灰燼?!@樣,十三戶反動資本家先后都受到了應得的懲罰,廣大工農大眾無不歡天喜地,興高采烈。

              一九二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陽新的工人、農民、學生乘勝前進,在縣城舉行了聲勢浩大的反帝、反封建、反軍閥的大示威游行。當游行隊伍到達天主堂、福音堂、慈善堂附近時,帝國主義分子唆使教徒和他們收買的惡棍,謾罵示威群眾,并持槍威脅,企圖破壞示威游行。這就更激起丁廣大群眾的無比憤恨。他們沖進天主堂,砸毀了神龕;涌入福音堂,焚了“經書”;闖進慈善堂,收繳了他們的槍支。與此同時,有的示威群眾搗毀了東岳廟、城隍廟、華光廟的菩薩,燒掉了迷信用品。

              在痛打“十三行”、“三堂”、“三廟”的同時,縣黨部和農民協會領導工農革命群眾,對貪贓枉法的官吏也給了必要的懲罰?;烊氡狈ボ姷脑婇y孫傳芳的營長劉振武,被工農群眾揭露后,揪出來槍決了;混進北伐軍里冒充三十三團團長的匪首黃宗鑒被依法關押了;大肆搜刮民財、非法攤派年豬捐的縣長張鵬翊受到縣農協的抵制;私自籌款、加重工農負擔的公安局長艾道生,受到黨部,農協的揭露;以伍修舉為總頭目的反動“紅門會”、“哥老會”分子及社會上的地痞惡棍都受到縣黨部、農協的審查和打擊;張如飛、易茂甫等網羅流氓土匪,勾結土豪劣紳在縣城非法成立的第八區黨部亦被縣黨部取締。

              如火如荼的革命運動,猛烈地沖擊著萬惡的舊世界,蕩滌著封建的政權、族權、神權、夫權等一切污泥濁水,使長期在黑暗中掙扎的陽新人民見到了光明,他們感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痛快”,高喊工農運動“好得很!”“工農革命運動萬歲!”

              (三)

              然而,一切反動派決不甘心于他們的失敗。他們惡毒地咒罵工農革命運動“糟得很”,并趁陽新人民熱烈慶祝偉大勝利和歡度新春佳節的時候,瘋狂地向陽新的革命者反撲過來。

              陽新反革命勢力的總頭目朱仲炘,糾集伍修舉,阮星明及反動巡官黃國南等,在反動巢穴袁氏公祠,文昌閣、吳家祠堂連續召開三次秘密會議,日夜圖謀,策劃消滅縣黨部和農民協會。會后,他們一方面大造反革命輿論,叫喊什么“共產黨破壞國共合作”、“農民協會的人要共產、共妻、挖祖墳,劈祖宗牌,火燒六十歲以上的女人”等等,企圖混淆視聽,煽動不明真相的群眾反對共產黨,反對工農革命。另一方面,他們串通反動縣長,公安局長,秘密收買土匪惡棍和流氓地痞充當打手,加緊準備屠殺共產黨員和革命工農群眾。

              對于朱仲炘等的反革命陰謀活動,中共陽新縣委和縣黨郭已有所察覺。二月二十六日,縣委以國民黨縣黨部的名義召開了緊急會議,決定二十七日上街宣傳,進行辟謠;同時,決定由省里派來的石樹榮第二天立即接替縣警備隊隊長職務,掌握武裝力量,以防萬一。為把縣委、縣黨部的決定付諸行動,縣農協、縣工會負責人成子英,曹樹光,譚民治等立即召集了胡占魁、陳新友、鄒有執、李發炬、程炎林等活動分子會議,具體落實任務,并連夜擬寫標語傳單和辟謠公告。

              敵人得知這一消息后,即于當天深夜在柯家祠召開了百余名匪徒參加的反革命黑會,朱仲炘親自給匪徒打氣。會上,他們一起喝了雄雞血酒,以示“精誠團結”和反革命到底的決心。敵人決定提前在二十七日清晨列革命者發動突然襲擊,規定以酒徒余老三打鑼為號,并要黃國南帶警察暗中保護。

              二十七日清晨,天明沉沉的,下著毛毛細雨,寒氣襲人?!斑选选钡蔫屄?,打破了清晨的寧靜。余老三邊扎鑼邊嚎叫著:“大家注意!共產黨要造反,快捉拿共產黨,捉拿工會和農會的人!”

              這時,由朱仲炘暗中操縱,伍修舉、阮星明等直接指揮的百余名匪徒,手持各種兇器,按預定計劃分成三伙,向革命者猛撲過來。其中一伙匪徒割斷電線,斷絕交通,在大街上橫沖直撞,追趕革命群眾,頓時,白色恐怖籠罩了陽新古城。

              天剛亮,工會組長胡占魁、工會會員李發炬就來到下關廟(今縣自行車另件廠附近)一帶張貼標語和辟謠公告。突然,一位老工人趕來小聲對他們說:“快跑,匪徒們抓人來了!”他們聽后堅定地說:“怕什么?革命不怕死,怕死不革命!”繼續張貼標語和公告。兇惡的匪徒們趕來了,對手無寸鐵的胡占魁、李發炬一頓亂棍,當即將他們打昏后抓走了。

              與此同時,另一伙暴徒李朝貴等嚎叫著“捉殺黨人”,擁入縣農民協會,將省農民協會的特派員成子英同志、縣農民西會的秘書譚民治同志、區農民協會的負責人王得水同志捉走,拳打腳踢,亂棍齊下,將三個同志打了個半死半活,成子英同志的左臂也被打斷了,血流如注!暴徒將三同志拖走,沿路拖,沿路用腳蹋棍打,拖到城隍廟前。

              這時,又有洪潘喜,邢士方等一伙匪徒,竄到縣總工會,抓走了縣總工會秘書曹樹光,然后又竄進小木業工會,抓走了青年團員鄒有執和工會會員程炎林。

              當天上午準備接任縣警備隊長的石樹榮,眼看直己的同志被捕,而反動巡官王國南部帶著警察暗中相助,他義憤填膺,當即找到縣長張鵬翊,質問他為什么不管?并強烈要求縣長派兵去鎮壓反革命暴徒。老奸巨猾的張鵬翊不僅不答應石樹榮提出的要求,反而使奸計,誘其前往調解,至石亦罹慘禍。

              暴徒們沒有能抓到縣委、工會、農會的主要負責人羅偉、曹大駿、柯松濤等,便將縣黨部完全搗毀,金銀衣服,搶劫一空,文件書籍行李等,一概燒毀。隨后,又到處張貼公告,懸賞捉拿縣黨部、工會、農會領導人。

              匪徒對全城搶劫后,便對落入他們魔掌的成子英等九同志進行殘害。他們將蔣難的九同志綁架到被革命群眾砸毀了的城隍廟露天戲臺前,又強迫群眾集中到城隍廟。于是,匪徒們對九同志軟硬兼施,妄圖從他們口中,得知縣黨部、工會、農協其他領導同志的下落,夢想“一網打盡”。但是,這一切都是枉費心機,匪徒們沒有從成子英等九同志口中得到一個字。匪徒們惱羞成怒,伍修舉連聲叫喊:“給我打,狠狠地打!”石豐育、劉克喜等十余個匪徒蜂擁而上,亂棍齊下,打得成予英等九同志皮開肉綻,鮮血淋淋,慘不忍睹。阮星明手端水煙袋,邁著八字步,走到九同志面前,陰陽怪氣地說:“誰要不說出羅偉……的下落,就將你們統統燒死!”兩個反動和尚也猖狂叫囂:“菩薩是我們的祖宗,他們把菩薩燒了,等于燒了我們的父母。我們要報仇,也要把他們燒死!”

              面對敵人的囂張氣焰,成子英等九同志威武不屈,大義凜然,怒目相視。共產黨員成子英忍著劇痛,挺身麗出,慷慨激昂地說.“父老兄弟姐妹們,不要被敵人的屠殺嚇倒,天下的工農是殺不盡的!你們要堅持斗爭,我們的事業一定會取得最后勝利的。父老兄弟姐妹們,要記住敵人丑惡的面目,等我們的人回來,為我們報仇!”在成子英的帶動下,其他八個同志個個起來痛斥敵人的滔天罪行。李發炬高呼:“殺盡這幫土豪劣紳,共產黨萬歲!”

              這時,匪首伍修舉冷笑道:“你們不是天天講革命烈火嗎?今天就要你們嘗嘗這烈火的滋味……”,話音未落,李發炬大吼一聲“跟你拚了!”向他猛撞過去,嚇得他而如土色,慌忙后退,結結巴巴地下令:“點……火……”。此時,匪徒們一涌而上,他們將九同志的衣服強行剝下,腳手用麻繩緊緊捆縛,并在九同志周身淋上煤油,然后,一起拋入烈火之中。被打得昏死過去的王得水,在烈火的熏烤下蘇醒過來,趁著敵人在一片混亂之中,猛地沖出火海,在群眾的掩護下,帶著滿身大火,穿過人群,跳入了廟后的牛皮塘。眼看王得水就要逃出敵人的魔掌,不料被周克誠等匪徒發覺,他們用船篙子把王得水鉤了起來,重新拋入火中。

              當時的漢口《民國日報》記載:“我們頂勇敢的成子英同志,手上腳上的繩子都被燒斷了,但是還沒有燒死,還想用他最后的一點力量,來和土豪劣紳搏斗。他就英勇地從大火里跳出來,大呼‘打倒陽新的土豪劣紳’,直向土豪劣紳撲來。土豪劣紳讓開,未曾撲著,卻撲到水里去了??珊薜耐梁懒蛹?,又把我們頂勇敢項熱心頂可愛的成子英同志弄起來,當頭一棒,打得鮮血直冒,然后又丟到火坑里?!?/p>

              年僅十六歲的共青團員鄒有執,從熊熊烈火中跳出來,死死抱住了一個匪徒不放,想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消滅一個敵人。但因他已遺體鱗傷,又寡不敵眾,很快被其他匪徒拉脫,英勇地倒下了。

              烈火漸漸地吞沒了英雄們的身軀,他們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仍用盡最后的氣力高呼?!按虻雇梁懒蛹?!”“打倒貪官污吏!”“共產黨萬歲!”……

              這聲音象陣陣春雷,響徹天空,震撼著祖國大地!這聲音是戰斗的號角,號召工農起來戰斗,徹底埋葬萬惡的舊世界!

              (四)

              九烈士為革命壯烈捐軀的噩耗傳出,傾城悲憤,萬民程泣。為死難烈士報仇,為勞苦大眾除害的斗爭怒潮呼嘯而來。

              當天,在腥風血雨籠罩著的陽新城里,中共陽新縣委主要負責人冒著生命危險,在一群眾家里的廂樓上召開了緊急會議,作出了三點決議。其中之一:立即派曹大駿,劉熙倆同志趕往武漢,向中央黨部和省黨部、省政務委員會匯報慘案詳情,請求援救。傍晚,曹、劉經過化裝,在群眾掩護下,機智勇敢地沖破了敵人的封鎖,星夜趕往武漢。這樣,陽新發生“二·二七”慘案的梢息,立即傳遍武漢三鎮,震驚全國。

              當毛澤東、董必武和國民黨左派鄧演達、宋慶齡等得知“陽新慘案”的消息后,感到異常氣憤,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援助陽新人民,堅決鎮壓反革命。

              三月六日黃昏,董必武指派的、由省政務委員會特派員王慧文、省黨部工人部長王延墉、省濟難會代表蔣宗文和北伐軍總政治部某科長組成的查辦小組,偕同省警衛一團的一個連的武裝,到達陽新查辦。因張連長從中阻撓,鎮反不力,反動勢力仍很囂張。

              三月十日,陽新赴省代表劉熙,在全省農民代表大會上報告了陽新慘案經過,經全體代表討論后,大會作出了七點決議,并發表了宣言。

              同日,在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全體會議上,中央執委丁超五臨時報告用新慘案詳情,詹大悲、惲代英、鄧演達等先后發言痛斥敵人犯下的血腥暴行。會議通過了《陽新慘案處理決議案》,決定由組織委員會指定鄧演達,吳玉章、毛澤東蘭人為委員,與湖北省黨部、湖北省政務委員會、湖北省農民協會召開聯席會議,迅速處理陽新慘案。

              三月十四日,省農協第一次代表大會全體代表,先后到省政務委員會和省黨部為陽新慘案請愿。省政務委員會秘書長麥朝樞、省黨部代表何翼人,都答復了代表們提出的五點要求。三月十五日,大會又推舉何耀祖等七人向用民覺中央黨部請愿,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惲代英代表中央黨部充滿答復了代表的要求。

              三月二十六日,武昌中央農民運動講習所舉行悼念陽新、贛州死難烈士的活動。上午十一點,全體整隊赴中央黨部請愿,中央黨部秘書于若愚作答,代表認為圓滿,始整隊而返。下午六時,舉行追悼大會典禮,主席黃赤光致開會詞,毛澤東演說,大意謂:在這革命勢力的范圍內,竟不斷演出慘殺農工的事實由此可證明封建殘余勢力,正準備著秣馬厲兵,向我們作最后的掙扎??!從今日起,我們要下一決心,向那些反動勢力進攻,務期達到真正的目的,這是在今日追悼大會中,我們應該接受的責任。接著舉行追悼死難烈士游藝大會,二十七日晚繼續舉行,游藝會敦請譚延闿、宋慶齡、何香凝、李立三、李達,周以栗等十八位領導作演講宣傳,并演出了《人民救星》、《陽新慘案》等節目。

              在湖北各地,也先后召開了追悼陽新、贛州死難烈士大會。四月四日,鄂城舉行了三萬余人的追悼會。四月六日,咸寧舉行了六萬多人的大會。孝感、蘄春……等縣的追悼大會也相繼舉行。全省各縣給陽新人民和死難家屬的聲援電、慰問信如雪片飛來,一包包捐款飛越千山萬水送到陽新。

              三月三十一日,毛澤東、吳玉章,鄧演達指令中央農民部特派專員黃書亮,省農協代表蔡以忱及十二軍葉挺師所屬的兩個連,同赴陽新查辦。四月一日,代表們及葉挺師所屬的兩個連抵達陽新,受到陽新人民的熱烈歡迎,他們到達陽新后,隨即會同縣農協組成“查辦陽新慘案委員會”,撤消了縣長張鵬翊的職務,拘捕了公安局長艾道生和兇犯二十余人。

              四月八日,在陽新儒學垴舉行追悼九烈士大會,與會者達五、六萬人之眾。是臺兩側掛著”七尺之軀,一爐而冶;千秋不朽,九根靈芝”等醒目挽聯。成子英等九烈士的忠骨,重新換上新裝,裹上白布入殮,九副棺木并排擺在儒學大廳里,

              追悼會由新縣長余輝田主持。首先由曹大駿代表“陽新慘案處理委員會”宣判匪首朱仲炘、阮星明、伍修舉等七人死刑,立即執行。接著,中央、省和縣的各界代表講話,會后舉行了聲勢浩大的示威游行。之后,陽新人民滿懷對烈士的無限敬意,把成子英等九烈士安葬在天主堂后面的一座向陽坡上。墓前豎著一塊用整石打成的、劉著九烈士英名的高大紀念碑,四周栽滿了常青松柏和花草。

              三年后——一九二九年十一月,李燦、何長工率領的紅五軍第五縱隊挺進鄂南,攻克了陽新縣城。陽新人民為了紀念成子英等九烈士,作了一首《追悼歌》:

              烈士死難己三春,回首陽新城,駐滿了豪紳,勾貪官,結流痞,任意逞兇橫。搗毀了工農會,燒殺革命人??涨拔从?,慘不忍聞。群情激憤,個個痛恨。血花流富水,色彩變風云!二·二七烈士,雖死猶如生!同胞們,快起來,一致來雪恨。百折志不回,革命真精神。前赴后繼,堅持斗爭。死難烈士未競事業,我們來完成。推翻諸帝國,殺盡土豪紳。革命風云涌,共產主義靠斗爭。

              充分表達了陽新人民對先烈的懷念和堅持斗爭的決心。

              雄雞一唱天下自。一九四九年十月,新中國誕生了,九烈士的遺愿實現了。一九五七年十月,陽新縣委和人民把成子英等九烈士的忠骨,遷至陽新縣城文化宮安葬。并在烈士基前豎立起雄偉的陽新革命烈士紀念碑,彭德懷親筆題詞:

              烈士之血澆成了革命之花!

              來源:《湖北英烈傳(第一集)》

            Copyright @2014-2021 www.retailpointofsalesystem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黨史研究室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技術支持:荊楚網 鄂ICP備18025488號-1

            微信公眾號

            手機版

            av无码无删减版,3根手指还是20根棉签,Gay男男白袜Chinese

              <pre id="tx77x"></pre>

              <address id="tx77x"><strike id="tx77x"></strike></address>

              <address id="tx77x"><pre id="tx77x"><span id="tx77x"></span></pre></address>
                <noframes id="tx77x">

                  <p id="tx77x"></p>
                    <p id="tx77x"><pre id="tx77x"></pre></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