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tx77x"></pre>

    <address id="tx77x"><strike id="tx77x"></strike></address>

    <address id="tx77x"><pre id="tx77x"><span id="tx77x"></span></pre></address>
      <noframes id="tx77x">

        <p id="tx77x"></p>
          <p id="tx77x"><pre id="tx77x"></pre></p>
            您所在的位置: 湖北黨史 >  英烈風采

            林祥謙緊緊依靠黨組織開展斗爭

            發布日期: 2022-05-07 來源:

            李新順 王教生 潘光鈺 孔祥征 史定興

              一九二二年,京漢鐵路工人運動迅速發展,沿線十六個站區都成立了分工會。與此同時,吳佩孚和交通部用以分裂京救鐵路工人的各種御用組織,經過工會組織的斗爭也相繼分化解體。為了進一步發展工人運動,我黨召開了京漢鐵路總工會籌備會議,決定于一九二三年二月一日在鄭州舉行京漢鐵路總工會成立大會。

              一月下旬的一天,江岸分工會召開了全體會員大會。林祥謙興奮地傳達了京漢鐵路總工會即將成立的消息,并被推選為出席大會的代表。

              一月三十日晚,林祥謙和江岸工會的其它代表,以及湖北工團聯合會和各產業工會代表、新聞記者、軍樂隊等,在工人們的一片歡呼聲中奔赴鄭州。沿途各站都敲鑼打鼓,放鞭炮,呼口號,熱烈迎送這些代表。鄭州車站更是旗幟飄揚,標語奪目。林祥謙深受鼓舞,倍覺責任重大。

              二月一日早晨,鄭州全城緊急戒嚴,秉承軍閥吳佩孚旨意的反動軍警荷槍實彈,如臨大敵。上午八點,林祥謙和全路代表,鄭州地區工人共一千三百多人,手持紅旗,胸佩總工會會員證章,浩浩蕩蕩向大會會場普樂園戲院進軍。當行進到距會場不遠的錢塘里北段時,鄭州警察局長黃殿辰帶領大批軍警,阻止隊伍前進。林祥謙和代表們激憤萬分,據理質問黃殿辰,黃無詞對答,命令軍警舉槍威脅,并把代表手中的旗幟、牌匾等物搗毀,任意踐踏。工人們多方交涉,相持兩個小時,但軍警仍不放行。林祥謙怒不可遏,奮臂高呼:“工友們,咱們沖進去!沖!”他和工人們撥開刀槍阻攔,沖破軍警防線,潮水般奔向普樂園戲院。他們撕掉封條,砸開大門,涌進會場。京漢鐵路總工會在暴風雨中勝利誕生了!林祥謙和工人代表們高呼:“京漢鐵路總工會萬歲!”“勞動階級勝利萬歲!”“打倒軍閥!”隨后,代表們又勇敢地沖出了被反動軍警包圍的會場。

              當天晚上,林祥謙參加了京漢鐵路總工會在鄭州花地崗一個工人家里召開的秘密會議。會議決定,為了反抗軍閥迫害,爭取工人階級的政治權利,向封建軍閥和反動當局提出五項條件,并要求當局限期作出答復,否則,即從二月四日午刻,舉行京漢鐵路總同盟大罷工。同時決定成立罷工委員會,林祥謙為江岸罷工活動的負責人。

              二月,林祥謙等代表回封江岸,工人們早就迎侯在分工會門前,林祥謙無限悲憤地控訴了軍閥破壞京漢鐵路總工會成立大會的暴行。工人們聽了以后,有的痛哭,有的憤罵,那種奮發激昂的態度,實可動天地而泣鬼神。當晚,林祥謙又主持召開了江岸分工會全體會員大會。他莊嚴地宣讀了罷工決議,講解了罷工行動綱領,宣布了糾察團,調查隊、特別隊的負責人。最后,他大聲疾呼:“被壓迫的工友們,保衛總工會,爭取自由的重擔落在我們肩上了,團結起來斗爭??!”頓時,整個會場沸騰了;“為人權而戰!”“為自由而戰!”“工會是我們的生命,誓死必保衛!”工人們的怒吼聲,震撼江城三鎮。

              三日,京漢鐵路總工會遷移到江岸秘密辦公,江岸成為黨領導京漢鐵路總同盟罷工斗爭的中心。江岸分工會則成了江岸地區罷工斗爭的指揮部,林祥謙肩上的擔子更重了。四日上午九時,林祥謙接到總工會轉求的一張小紙條,他展開一看,上面寫著:“耳聾眼瞎,無食可求。急!急??!”這是總工會事先規定的京漢鐵路總同盟罷工的暗語!林祥謙立即下達了罷工命令。鍋爐焚火工黃正興早已把爐火燒得通紅,把三管汽笛調到最大音量,當接到林祥謙的罷工命令后,他緊緊握住汽笛拉桿,奮力拉響了江岸罷工的氣笛。高昂激越的汽笛聲沖天長嘯,整整響了十五分鐘。工人們聽到信號,馬上息爐滅火,關閘剎車,拆埋機件,停電放水,中斷通訊。京漢鐵路癱瘓了!糾察團員臂帶袖章,手執齊眉棍,站崗放哨,維持罷工秩序,特別隊員四處活動,探聽消息,掌握情報;宣傳隊員散發傳單,爭取各階層人民群眾的同情和支持。在林祥謙等罷工領導人周密的指揮下,堅定的罷工意志,井然的罷工秩序,嚴格的罷工紀律,把三千多名鐵路工人結成了一個團結戰斗的整體。江岸工人階級與中外反動勢力的一場激烈大搏斗開始了。

              京漢鐵路總同盟罷工,震驚了英美帝國主義及其走狗封建軍閥。他們指使各處爪牙“嚴加防范”,“予以制止”。根據吳佩孚的旨意,湖北督軍肖耀南急派漢日鎮守使署參謀長張厚生帶領匪兵駐扎在江岸車站旁邊,并與警察所互相勾結,密謀破壞罷工。

              五日,張厚生指派一名警官到江岸分工會,以蠻橫態度要挾工會交出林祥謙等五位罷工領導人。遭到嚴詞拒絕后,又另派一名警官,以與分工會領導人談判為名,無理糾纏,企圖軟化工人,但被林祥謙所派糾察團員趕走了。老奸臣猾的軍閥走狗張厚生,又偷偷帶領匪兵占領了火車房,抓走了總司機陳興發和教導司機鄭永堂,強令生火開車,同時在大智門率站始出告示,發售客票,妄圖利用旅客急于回家過年的心情,挑撥京漢鐵路工人和人民群眾的關系,為鎮壓罷工制造借口。林祥謙接到調查隊員的報告后,當機立斷,一面組織宣傳隊員火速奔赴大智門車站,宣傳工人罷工的真相,揭露張厚生的陰謀;一面派糾察團副團長曾玉良召集糾察團員和工人包圍火車房,奪車要人。經過一番搏斗,工人們把匪兵沖得七零八散.搶回了兩名司機,奪回了機車,拆卸了江岸車站的鋼軌夾板。親身參加這場斗爭的老工人黃大發回憶當時的情況時說:“一吆喝,集合了二千多人,沖上去就搶。工人們天不怕地不怕的勁頭,把他們嚇住了。兩個開車的,又被我們搶了過來,軍閥強迫開車的計劃投有實現?!贝撕?,林祥謙又親自帶領糾察團員和工人們,趕到張厚生的駐地,迫使軍警將抓去的三名糾察團員當場釋放。

              為了抵抗反動軍閥的武力鎮壓,林祥謙和分工會其他領導人研究后,把糾察團由一百四十人擴充為四百人,并組織了敢死隊。同時,為了迎接六日上午武漢地區黨組織召開的聲援京漢鐵路罷工斗爭群眾大會,林祥謙組織工人和工人家屬奮戰了一夜,在江岸分工會門前的千水塘場地上搭起了會臺,制作了許多寫著革命口號的小旗,張貼了數以千計的標語口號。工人們還用白布做了一面旗幟,上面畫了一顆人頭,人頭旁邊又畫了一把大刀,表示江岸工人寧死不屈的斗爭決心。

              六日上午九時,武漢十八個工會團體和學生聯合會的隊伍,高舉著“支援京漢鐵路工人兄弟”的大旗,從四面八方匯集到江岸分工會門前的廣場上,舉行了聲勢浩大的萬人慰問大會。林祥謙代表江岸鐵路工人在大會上表示了決心,他熱情感謝武漢各界的大力支援,堅決地表示;一定要在總工會的領導下,把罷工斗爭堅持到底,封建軍閥和反動當局不答應罷工條件,決不復工。會后,又組織了大規模的游行示威,“由江岸經過租界以抵華界。歷二小時許,沿途加入三千多人,所過商民多高呼歡迎,巡捕崗警無敢阻攔者,此種情形實為僅見”

              林祥謙和工人們緊緊依靠黨組織,對敵人進行針鋒相對的斗爭。江岸三千多名工人沒有一個上工,罷工在繼續進行。

              來源:《湖北英烈傳--林祥謙》

            Copyright @2014-2021 www.retailpointofsalesystem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黨史研究室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技術支持:荊楚網 鄂ICP備18025488號-1

            微信公眾號

            手機版

            av无码无删减版,3根手指还是20根棉签,Gay男男白袜Chinese

              <pre id="tx77x"></pre>

              <address id="tx77x"><strike id="tx77x"></strike></address>

              <address id="tx77x"><pre id="tx77x"><span id="tx77x"></span></pre></address>
                <noframes id="tx77x">

                  <p id="tx77x"></p>
                    <p id="tx77x"><pre id="tx77x"></pre></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