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tx77x"></pre>

    <address id="tx77x"><strike id="tx77x"></strike></address>

    <address id="tx77x"><pre id="tx77x"><span id="tx77x"></span></pre></address>
      <noframes id="tx77x">

        <p id="tx77x"></p>
          <p id="tx77x"><pre id="tx77x"></pre></p>
            您所在的位置: 湖北黨史 >  偉人足跡

            董必武:“甘為民仆恥為官”

            發布日期: 2022-03-11 來源:

            劉一丁

              1949年2月華北人民政府遷入北平,辦公地點設在天安門前西皮市街原銀行公會。時任華北人民政府主席的董必武把家安置在離這里不遠的一座小院中,并每天堅持步行上下班。這樣不但免去了公車接送,走在老百姓中還能了解民情。

              當時,董必武不僅身兼華北人民政府主席,還擔任著中央財經部長等職,經常不分晝夜地奔波和伏案處理公務。為了不勞煩有關部門迎送和沿途保衛,他讓華北人民政府機關開了一張通行證,上面寫著:“本府董必武主席,經常因公外出,深夜往返,為行動方便計,特臨時發給通行證書。希沿途軍警崗哨驗明放行,勿得留難為荷?!?/p>

              剛剛解放的北平,雖然社會環境趨于穩定,但仍隱藏著敵特破壞的危機。國民黨潛伏特務柴氏兄弟,暗中跟蹤摸清了董必武經常徒步出行的路線。正當特務要實施行動時,被我公安部門一舉破獲。

              對于特務的暗殺行動,董必武安之若素,依然不搞特殊化,行動不事張揚,輕車簡從。董必武經常把自己比作是“配角”“老?!?。這種親民和低調作風,是他在多年的革命生涯中形成的。解放戰爭中在華北農村見過董必武的老鄉說,他們經常會在村頭、街巷遇到這位操著湖北口音的老同志,不知情的老鄉有時問道:“你是干什么工作的?”董必武笑呵呵地答:“我是當勤務員的,人民的勤務員嘛!”

              新中國誕生之際,董必武收到家鄉子侄們的來信,要求在新政權里謀職。董必武回信申明:在共產黨里做行政工作并不是做官!他說:“雖然我在政府工作地位很高,但我們都是供給制,除個人穿、吃、住,不能額外開支。說明這點,使你們知道我們共產黨人所領導的革命,和過去的改朝換代不同!”

              新中國成立后,董必武曾在周恩來赴蘇聯訪問期間代理政務院總理;也曾受黨和人民委托代國家主席,但他始終埋頭工作、不事張揚,保持艱苦樸素的優良作風。董必武曾囑咐身邊的工作人員:不許向地方要東西;不許以他的名義在任何部門搞特殊化活動;不許接受禮物。他說:“我們大家都自認為是毛主席的學生,我所了解的毛主席有兩種特別精神:一是為老百姓當勤務員;一是實事求是。我們必須體會毛主席這兩種精神?!?/p>

              朱德60歲誕辰時,董必武寫下賀詩,稱贊朱老總“半生戎馬為人民”“甘為民仆恥為官”,而這也是董必武始終奉行的行為準則。

              來源:《 人民日報 》

            Copyright @2014-2021 www.retailpointofsalesystem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黨史研究室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技術支持:荊楚網 鄂ICP備18025488號-1

            微信公眾號

            手機版

            av无码无删减版,3根手指还是20根棉签,Gay男男白袜Chinese

              <pre id="tx77x"></pre>

              <address id="tx77x"><strike id="tx77x"></strike></address>

              <address id="tx77x"><pre id="tx77x"><span id="tx77x"></span></pre></address>
                <noframes id="tx77x">

                  <p id="tx77x"></p>
                    <p id="tx77x"><pre id="tx77x"></pre></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