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rrp17"><track id="rrp17"></track></listing>
<del id="rrp17"><ruby id="rrp17"><var id="rrp17"></var></ruby></del>
<track id="rrp17"></track>

<track id="rrp17"><strike id="rrp17"><strike id="rrp17"></strike></strike></track>

        <track id="rrp17"></track>

        您所在的位置: 湖北黨史 >  將帥傳奇

        韓先楚:屢建奇功的開國上將,解放海南島厥功至偉,朝鮮戰爭直搗漢城名垂美國陸軍史

        發布日期: 2022-09-07 來源:

         夏明星 高桃源

          一、從獨樹鎮揚威到板橋街救駕

          1913年2月,韓先楚出生在湖北省黃安(紅安)縣一個貧苦農民家庭,當過放牛娃,學過篾匠,在武漢做過短工。少年時代的艱辛經歷,使他很快接受了“官逼民反”的革命思想。1927年11月,黃麻起義爆發時,他加入了家鄉的農民協會,參加過反帝大同盟,還當過鄉蘇維埃土地委員。在革命運動風起云涌的日子里,他以樸素的階級感情和青年人的滿腔熱血,投入如火如荼的農民革命斗爭。1930年10月,他參加了孝感地方游擊隊,并加入中國共產黨。1931年起,歷任獨立營、團排長,在黃陂、孝感、羅山地區進行游擊斗爭。

          1933年4月,為加強留守鄂豫皖斗爭的紅25軍,韓先楚所在的獨立團接受整編,他歷任224團副連長、連長、營長,直到隨軍長征到陜北一直都是營長。相對于陳錫聯、陳再道、許世友等鄂豫皖出身的開國上將,韓先楚的進步可謂太慢:上述諸人,長征結束時均為軍、師職干部。

          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一方面是韓先楚較長時期戰斗在地方武裝序列,另一方面是他曾遭受“左”傾路線干擾。在鄂豫皖根據地,“左”傾思潮一度在黨內盛行,他曾因抵制“過左”的行為而遭到錯誤的處理。

          1934年11月,紅25軍從河南羅山縣何家沖出發西進,以“中國工農紅軍北上抗日第二先遣隊”名義孤軍長征。當時,國民黨軍5個師和“鄂豫皖三省追剿隊”已麇集在鄂東北,正準備對鄂豫皖蘇區進行大規?!皣恕?,但尚未完全形成合圍。紅25軍適時而主動地實施轉移,打破了敵人的“圍剿”計劃。蔣介石急忙調動3個團的兵力追擊堵截,先后在湖北棗陽、隨州一帶,河南的桐柏、方城、盧氏等幾個地區布置了封鎖線,企圖將脫離根據地孤軍遠征的紅25軍圍殲于途中。

          長征路上,韓先楚多次擔負沖鋒突擊、破陣殲敵、奪關開路、堵截追兵的戰斗任務,幾次在危急情況下,掩護軍主力和軍領導脫離險境。其中,獨樹鎮戰斗,讓他一戰成名。

          1934年11月中旬,紅25軍在河南羅山縣朱堂店突破敵人阻攔,當晚從信陽以南越過平漢鐵路,進入豫鄂交界的桐柏、棗陽一帶,實現了戰略轉移初步目標。鑒于該地區距平漢鐵路和漢水較近,機動范圍狹小,加之敵重兵壓境,難以立足發展,軍長程子華、政委吳煥先遂決定掉頭北上,向豫西的伏牛山區轉移。從桐柏山到伏牛山,須越過許(昌)南(陽)公路,而許南公路兩側是一個地域遼闊的丘陵和平原地帶。此時,已是11月下旬,寒流南下,氣溫驟降,而紅軍指戰員卻衣著單薄,糧秣不給。11月26日下午,紅25軍正準備從方城獨樹鎮附近突過許南公路時,突然遭到預先抵達該地區的敵1個旅和1個騎兵團的阻擊。同時,敵“追剿縱隊”第五支隊和1個師又隨后緊追,形勢相當嚴峻。加上那天的氣候條件極為惡劣,紅25軍發現敵人較遲,一時陷入被動。衣服被雨雪浸透,饑寒交加的戰士們手指都凍僵了,有的槍栓也被凍住了。敵軍乘機發起沖擊,并分兵從兩翼包抄,情況異常險惡。紅25軍被逼在獨樹鎮打了一場惡仗。在此危急時刻,軍政委吳煥先沖到最前線,發出“堅決頂住敵人,決不后退”的命令。此戰,韓先楚帶領部隊打得非常勇敢,多次打退敵人進攻,守住了一個重要陣地。戰斗中,他從通信員身上抽出一把大刀,振臂高呼:“共產黨員跟我來!”在他的率領下,指戰員們奮不顧身沖上前去,與敵軍展開白刃格斗。經過一番惡戰,紅25軍終于打退了敵人的進攻。當時,吳煥先就說:“唯楚有材,先楚為例!”

          天黑以后,風雪大作,接著轉為大雨,部隊行動極為困難。但是,數倍于我的敵軍仍在附近,天亮后必將發動新的進攻。因此,軍領導果斷決定:就是有天大的困難,也要帶領部隊迅速脫離危險區。緊急集合的命令一下,韓先楚忍受著極度的饑餓和疲勞,又率部隊頂風冒雪踏上征程。作為紅25軍一員,中央軍委前副主席劉華清曾回憶:“獨樹鎮戰斗,是紅二十五軍長征初期的關鍵一仗,也是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一次戰斗。這次戰斗關系全軍的生死存亡,在兩軍‘狹路相逢’之際,紅二十五軍作為具有頑強戰斗作風的‘勇者’,以壓倒一切的英雄氣概而立于不敗之地,充分顯示了紅二十五軍英勇頑強的戰斗作風?!?/p>

          1934年11月28日,紅25軍沿河南葉縣、方城邊界西進,在方城拐河鎮東北孤石灘通過澧河時,遭到上萬敵軍的追擊和夾擊,敵軍還控制了澧河西岸部分高地。當時,紅軍不僅兵力處絕對劣勢,而且所處地形十分不利。在吳煥先的直接指揮下,韓先楚果敢迅猛,奉命強渡澧河,率領部隊奮勇沖擊,打退了與他同時搶占澧河西岸一個高地圍寨的敵軍,控制了這個至關緊要的制高點,以猛烈的火力壓住了敵人,掩護了軍直屬隊和后續部隊渡過了澧河,擺脫了追擊的敵軍。

          紅25軍進入陜南后,在開辟鄂豫陜革命根據地的斗爭中,打出了鄂豫皖紅軍的威風:第一次反“圍剿”,在文公嶺重創敵126旅,在華陽鎮打垮敵警備2旅,在葛牌鎮擊潰敵警備3旅;第二次反“圍剿”,先奇襲荊紫關,再在袁家溝口全殲敵警1旅。這些戰斗,韓先楚都是身先士卒,沖鋒在前。在葛牌鎮戰斗中,他不幸身負重傷,仍堅持作戰,傷未治好就歸了隊,左肩左臂成了殘疾。

          1935年7月,紅25軍為了配合中央紅軍北上,離開新建立的鄂豫陜蘇區繼續長征。越過甘肅涇河,經由鎮原、慶陽縣境,翻溝跨塬兼程西進,以牽制敵人的兵力和破壞敵人的大西北后方。在搶渡了馬蓮河,到合水縣板橋鎮時,擔任后衛團的一個營遭到敵騎兵部隊突然襲擊,副軍長徐海東從前衛趕到后衛,指揮該團二營投入戰斗,抗擊敵人,但因敵眾我寡,也陷入了敵人包圍之中。在這緊急時刻,在該團任一營營長的韓先楚和營政委劉震帶領部隊迅速搶占了陣地,以猛烈的火力擊退了敵人的騎兵沖擊,打開了一條出路,掩護徐海東沖出重圍。建國后,韓先楚和徐海東會面時,有人和他逗趣:“你為鄂豫皖老區保住了一個大將名額!”

          二、從東征到西征,從反蔣到抗日

          1935年9月,紅25軍到達陜北和陜甘紅軍會師,編成紅15軍團,徐海東、程子華、劉志丹擔任軍團長、軍團政委、副軍團長。在他們領導下,韓先楚參加了陜甘蘇區第三次反“圍剿”的勞山、榆林橋戰斗,他率隊擔任主要突擊。10月,中央紅軍到達時,他受命指揮部隊連續打下了東村、張村驛等地主武裝長期固守的圍寨碉堡據點,繳獲了大批紅軍急需的糧食物資,并為直羅鎮戰役掃除了戰場障礙。11月,直羅鎮戰役中,他率部首先堵住了敵人的去路,協同兄弟部隊殲滅了據守南山的敵人后,又突入鎮內。戰斗結束,他提升為紅15軍團75師團長。

          1936年春,紅軍東征山西,時為紅75師團長的韓先楚,率部隨中路軍作戰,他以兩個營配合山西游擊隊包圍石樓,控制黃河渡口,以一個營牽制了敵五個團的兵力,并掩護了毛澤東、彭德懷的指揮部,被任命為中路軍副司令。之后,他又率部在雙池鎮附近打了一個沒有上級命令的勝仗,殲敵一個營和民團百余人,升任紅78師副師長。

          1936年5月,紅軍開始西征甘肅、寧夏,已經升任紅78師師長的韓先楚全程參加。紅78師途經寧夏定邊時,守敵馬鴻逵一騎兵營倚仗城堅,固守不出。他策馬繞城一圈,氣定神閑:“敵懼我殲,攻城可克?!闭コ菚r,西征軍總指揮彭德懷來電:“置定邊于不顧,繼續繞道前進?!彼麍孕懦强晒テ?,仍下令攻城,果然一戰而下。彭德懷聞訊大喜,發來賀電:“你們機動靈活,攻克定邊,慶祝勝利,防務移交宋、宋(紅28軍軍長宋時輪、政委宋任窮),繼續向鹽池前進?!痹诠タ他}池縣城戰斗中,紅78師又殲馬鴻逵部1個騎兵營、1個保安團,繳獲戰馬700余匹,受到紅軍總部的表揚。此戰繳來的戰馬,裝備了紅15軍團的騎兵團。

          1937年初,韓先楚進入延安抗日軍政大學第二期學習,長期的戰場鍛煉,加上一定的理論熏陶,為他成為一代名將奠定基礎。

          1937年8月,紅軍改編為八路軍,韓先楚擔任八路軍115師344旅(旅長徐海東)688團副團長。當年9月,115師首戰平型關,殲日軍1000余人,韓先楚也參加了這次戰斗。戰后,他奉命在平型關、繁峙一線繼續抗擊日軍。太原失陷后,韓先楚所在的344旅奉命隨129師主力南下太行,創建晉冀豫抗日根據地。不久,韓先楚調到新組建的689團任團長。

          1938年4月初,日軍集中3萬余人,對晉東南地區實施“九路圍攻”。為粉碎日軍的圍攻,129師首長劉伯承、鄧小平決定:抓住日軍一路,予以殲滅。15日,日軍第108師團117聯隊3000余人由武鄉北犯榆社撲空,當即撤回武鄉。劉伯承決定殲滅該路日軍,遂令129師主力及配屬的韓先楚部689團由涉縣以北地區向西疾進,當日進抵武鄉附近地區候命。黃昏,預感形勢不妙的日軍棄武鄉城沿濁漳河東撤。軍情緊急,劉鄧迅速決斷:以129師772團和韓先楚部689團為左縱隊,129師771團為右縱隊,沿濁漳河兩岸山地平行追擊;同時,以129師769團為后續部隊,沿武鄉至襄垣大道跟進。16日拂曉,左右兩路縱隊超越日軍并將其1500余人夾擊于武鄉以東長樂村地區,遂發起猛烈攻擊。日軍被截為數段,困在狹窄的河谷里無法展開。此時,已通過長樂村之日軍主力為解救其被圍困部隊,集結1000余人,向129師左翼發動進攻。在戴家瑙,772團與10倍于己的日軍激戰4小時,陣地最終失守。由于在不利地形上遭敵火力壓制,全團處境十分險惡。這時,韓先楚率團“與日軍進行5次白刃戰”,將敵人打了下去,使兄弟部隊轉危為安。劉伯承在觀察所看到這一情景,拍手叫好并表揚了他。后來,武鄉縣在長樂村建立革命烈士紀念牌,還請韓先楚題詞。

          1938年4月下旬,在徐向前領導下,韓先楚率689團與晉東南兄弟部隊組成“路東縱隊”向冀南挺進,先攻克威縣,殲滅偽軍一個軍部又一個師。隨后,在威縣、廣宗、平鄉、巨鹿、南宮、臨清地區,打開了開辟冀南抗日根據地的局面。同年8月下旬,他奉命率部南下參加漳南戰役,為建立冀魯豫邊抗日根據地奠定了基礎。1939年起,韓先楚歷任115師344旅副旅長、代旅長,成為八路軍著名將領。1940年4月,韓先楚擔任新3旅旅長兼冀魯豫軍區第3軍分區司令員,成為獨當一面的人物。這期間,他率部配合129師進行了邯長公路破擊戰。

          1941年3月,韓先楚抵達延安,先后在軍政學院、軍事學院學習,并隨軍事學院高干隊調到中央黨校參加整風運動,理論功底日漸扎實。

        Copyright @2014-2021 www.retailpointofsalesystem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黨史研究室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技術支持:荊楚網 鄂ICP備18025488號-1

        微信公眾號

        手機版

        亚洲色精品一区二区二区三不卡
        <listing id="rrp17"><track id="rrp17"></track></listing>
        <del id="rrp17"><ruby id="rrp17"><var id="rrp17"></var></ruby></del>
        <track id="rrp17"></track>

        <track id="rrp17"><strike id="rrp17"><strike id="rrp17"></strike></strike></track>

              <track id="rrp17"></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