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tx77x"></pre>

    <address id="tx77x"><strike id="tx77x"></strike></address>

    <address id="tx77x"><pre id="tx77x"><span id="tx77x"></span></pre></address>
      <noframes id="tx77x">

        <p id="tx77x"></p>
          <p id="tx77x"><pre id="tx77x"></pre></p>
            您所在的位置: 湖北黨史 >  將帥傳奇

            “鐵匠”——周志堅

            發布日期: 2022-05-26 來源:

            孝感市史志研究中心

              抗日戰爭時期,鄂豫皖根據地流行這樣一句話:李木匠山上吊線,周鐵匠山下打鐵。李木匠指的是李先念,李先念確實當過木匠;可這個周鐵匠從來沒有打過鐵,但因為他善打硬仗、惡仗,是一名鐵將軍,所以才有此名號。

              一、“鐵匠”得名意志堅

              周志堅原名周裕發,1917年出生于湖北省禮山縣(今大悟縣)周家灣一個貧苦農民家庭。兩歲時父親含恨離開人世,八歲時母親又因勞累病亡,孤兒周志堅成了一個放牛娃。

              幾年后,大革命風暴席卷荊楚大地,“打土豪、分田地”讓窮人直起了腰桿。周志堅的四個哥哥中有三個參加了革命,在他們影響下,周志堅也不自覺地投身于這場轟轟烈烈的運動之中。1929年3月,在周志堅一次次要求下,漢孝陂紅軍游擊大隊終于收留了他,年僅12歲的周志堅就此成為一名光榮的紅軍戰士。

              參加紅軍后,周志堅的心情格外舒暢,同志們的關心愛護更讓他感受到革命大家庭的特殊溫暖。在后來的自傳中,他寫道:“從那時起,我便樹立了為革命干一輩子的思想”。也是從那時起,周裕發正式更名為周志堅。

              1930年春,部隊參加了保衛鄂豫皖蘇區的斗爭。在第四次反“圍剿”作戰中,由于表現出色,他被提拔為班長,1932年底又被提撥為紅12師交通隊排長,次年光榮加入中國共產黨。

              紅四方面軍取得反“三路圍攻”作戰勝利后,紅12師擴編為紅9軍,周志堅被調到許世友任師長的紅25師擔任營教導員。1934年5月,他被提升為該師第74團副團長。在擔任副團長不到兩個月后,周志堅便參加了壯烈的萬源保衛戰。在萬源保衛戰最激烈的時候,一股國民黨軍乘隙沖了進來,情況萬分危急。隨著激越的沖鋒號聲,周志堅大吼一聲:“殺!”帶領戰士沖進敵陣,揮舞大刀左砍右劈,很快把國民黨軍壓了下去??蓻]過一會兒,國民黨軍又如潮水般地沖了上來,周志堅帶領戰士們奮力迎戰,守住陣地。

              孤注一擲的國民黨軍傾巢而出,周志堅率先沖出去,奮不顧身地殺向國民黨軍。在實施全線反擊時,周志堅被子彈擊中,鮮血直流,當即昏迷過去,戰友們以為他犧牲了。誰知周志堅的生命力十分頑強,戰后打掃戰場準備掩埋烈士遺體時,意外發現周志堅尚存一息,便將他抬回去搶救。半個月后,傷還未好,因戰事緊張,周志堅又重返戰場。1935年,周志堅參加長征,三過草地、多次翻越大雪山。

              二、“鐵匠”打鐵最果敢

              全面抗戰爆發后,周志堅被派往中共蘇魯豫皖邊區從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工作,短期擔任中共豫東工委軍事部長,不久被調到新四軍第4支隊第8團駐河南確山竹溝留守處。為擴大抗日武裝,新四軍決定組建豫鄂獨立游擊大隊,李先念任司令員,周志堅任參謀長。1939年1月,根據中共中央中原局指示,他隨李先念帶領隊伍南下,穿越平漢鐵路,挺進大別山,執行開辟武漢外圍敵后抗日根據地的戰略任務。同年5月,中共鄂豫邊區委決定在豫鄂獨立游擊大隊基礎上組建新四軍挺進團。6月,又成立了新四軍豫鄂游擊支隊,下轄5個團,周志堅任第1團政治委員,團長張文津。

              1940年1月,鄂中、鄂東和豫南三個地區的抗日武裝統一改編為新四軍豫鄂挺進支隊,李先念任司令員,下轄5個團,周志堅任第2團團長。不久,縱隊的3個團合編為平漢支隊(后改稱第1支隊),周志堅擔任支隊長。為切斷安陸和三陽店之間的日軍聯系,周志堅率領支隊通過長途奔襲奪取了偽軍駐守的坪壩鎮,肅清了白兆山一帶的日偽軍。敵人不甘失敗,從7月至11月,先后三次出兵進犯坪壩。在周志堅的正確指揮下,部隊開展頑強地陣地阻擊戰,徹底粉碎了日偽軍妄圖攻占坪壩的企圖。三次“坪壩保衛戰”的勝利,為建立白兆山抗日根據地創造了條件,提供了保障。

              皖南事變后,黨中央和中央軍委決定重建新四軍,豫鄂挺進縱隊整編為新四軍第5師,李先念任師長兼政治委員,下轄3個旅,周志堅任第13旅旅長,政治委員方正平。周志堅在警師大會上號召全旅官兵同心協力,努力把13旅建設成一支正規化的抗日武裝,并在抗日烽火中鍛造成一支精兵勁旅。

              1941年8月,經過前期偵查和縝密研究,周志堅決定以最小的代價,采取奇襲方式進攻日軍鄂西兵站基地孝感。8日上午,他挑選了4支精銳部隊,加上旅部的手槍隊一共600人執行這一項計劃。晚上22點,隊伍抵達孝感城外,主攻西門。23時,周志堅下令戰斗打響,西門的尖刀部隊首先將偽軍崗哨攻破,其他三路軍也一并攻入城中,直撲日軍的宣撫班駐地及偽機構。是役,新四軍共擊斃日本宣撫班30余人,燒毀汽車10多輛,給日軍以沉重的心理打擊。

              奇襲孝感城,是新四軍重建之后主動出擊日寇的經典范例,極大地振奮了全國軍民抗戰勝利的信心,以事實駁斥了國民黨項固派對共產黨所領導的軍隊“游而不擊”的誣蔑。

              隨后,周志堅又率部打響了歷時60天侏儒山戰役,共殲滅偽定國軍第一師5000余人,斃傷日偽軍200余人。此次戰役是抗戰中江漢平原最具影響力的一戰,對新四軍包圍武漢,保障新四軍來自江漢的物資供應,牽制第三次長沙會戰中的日軍和新四軍在敵后的迅速壯大,都起到了巨大作用。

              由于作戰勇敢、身先士卒、善打硬仗,周志堅被大家譽為“鐵將”,其英雄事跡也在根據地內廣為傳頌。由于口口相傳等原因,“周鐵將”逐漸演變成了“周鐵匠”,但這絲毫沒有影響“鐵匠”的打鐵干勁。據周志堅回憶,抗日戰爭期間新四軍第五師在邊區人民支持下,先后抗擊了15萬日軍和8萬多偽軍,對敵偽主要戰斗1034次,對頑軍作戰878次,為抗日民族解放戰爭的勝利作出了重大貢獻。

              三、“鐵匠”革命信念貞

              1945年10月,新四軍第五師與王震等率領的八路軍南下支隊以及王樹聲率領的河南軍區部隊在棗陽以北地區會師,成立了以李先念為司令員、鄭位三為政委的中原軍區,周志堅由13旅旅長升任第二縱隊副司令員。在這個職位上,周志堅的經歷是他鐵骨義膽的最好詮釋。

              1946年6月,蔣介石調集30萬大軍對我中原解放區發起瘋狂進攻,叫囂48小時內全殲中原解放軍。危急關頭,毛澤東以中共中央名義急電中原局:“立即突圍,愈快愈好,不要有任何顧慮。生存第一,勝利第一!”中原解放區部隊遵照中央指示,于6月26日開始分路突圍。司令員李先念命令周志堅指揮縱隊第13旅、第15旅第45團,掩護中原局和中原軍區機關部隊突圍,并嚴肅地對他說:“你的任務是光榮的,只能勝利,不能失??!”

              6月29日晚9時許,周志堅指揮部隊發起了攻擊。經過約一小時鏖戰,殲滅了何家店和柳林車站的小股國民黨軍,但正如他事前所預料的那樣,敵軍很快從南北兩個方向又撲了過來。周志堅當即按作戰預案重新部署,戰斗整整打了一夜,他率領將士們堅守住了陣地,讓中原局、中原軍區機關以及主力部隊搶在國民黨軍部隊發動總攻之前全部穿過平漢鐵路,跳出第一道包圍圈。

              但當周志堅掩護中原局、中原軍區機關以及突圍部隊勝利越過南化塘,準備率第45團歸隊時,忽然得知第39團在突圍時,遭到另一股國民黨軍阻擊,損失很大。周志堅向軍區首長請示,自己留下來接應和收攏第39團。得到軍區批準后,他留下來并找到了39團團部和一營,讓他們趕快跟上大部隊,但二營、三營還沒有跟上來。于是他在前坡嶺又等了四天,雖收攏了部隊,但卻陷入敵人重重包圍之中。周志堅率39團兩個營左沖右突,都沒有成功。最后,他和團營干部們商量,決定暫時將部隊分散到當地,以避開敵人的重兵圍攻,爾后再尋機突圍。他親率1個營四處轉戰,隨著傷亡不斷增多,全營只余十幾人。又經過幾次戰斗,身邊僅剩下1名警衛員。敵人懸賞8萬大洋,以抓捕解放軍的這名“大官”。

              在這種極端惡劣環境下,周志堅沒有喪失革命斗志,理想信念從未動搖。最終,他和警衛員化裝成老百姓,躲過敵人層層搜捕,輾轉千里,最終找到中共代表團在南京的辦事處。經董必武安排,他終于回到闊別9年的延安。10月5日,延安召開隆重集會,歡迎從中原突圍中歸來的將士。毛澤東、朱德等領導人前來向大家祝賀。當看到周志堅時,毛澤東熱情地握著他的手說:“回到延安,要好好休息,再和蔣介石斗嘛!”

              四、“鐵匠”攻堅最勇猛

              解放戰爭進入戰略反攻階段后,周志堅一路凱歌高奏,攻濟南、戰淮海、進上海,一路征戰大江南北,為新中國解放事業立下不朽功勛。

              1948年7月,周志堅率部與華野第7縱隊攻占國民黨軍重兵防守的兗州,全殲守軍2. 8萬余人。兗州解放后,中央軍委決定集中華野主力組成解放濟南的攻城集團和打援集團,周志堅部受命擔任攻城總預備隊。濟南是國民黨重兵把守、設防堅固的大城市,設置三道防線,第二綏靖區司令官王耀武坐鎮指揮,總兵力約11萬人。

              為攻克濟南,周志堅針對濟南城防特點,在進行攻城準備的同時,組織所屬部隊以已解放的萊蕪城作為假設陣地,認真模擬攻堅戰法,尋找最佳突破口。他和戰士們一起,在云梯上攀上爬下,反復驗證攻擊效果。9月16日,濟南戰役打響。18日凌晨,周志堅率部向濟南外圍國民黨軍發起攻擊,通過奇襲奪取丁家山等據點,于次日拂曉進入指定的出發陣地。20日晚,13縱攻占商埠,抵近濟南外城。在長期戰爭生涯中,周志堅養成了靠前指揮的習慣。這一次,他仍然堅持到前沿一線查看地形和敵人火力部署情況。陪同人員勸他靠后一些,他嚴肅地說:“選擇突破口是攻城的關鍵,任何一點草率都會給部隊造成重大損失?!苯浄磸陀^察,他發現城墻下有一處十分隱蔽的大型暗堡,他和擔任主攻任務部隊的指揮員一起研究并確定具體攻擊手段后,才返回指揮位置。

              22日黃昏,13縱發起強攻,戰至次日上午,奪取濟南外城并逼近內城。按照作戰計劃,13縱擔負打開西南突破口的任務。守敵拼命頑抗,并用燃燒彈在陣前形成一道火障,給我攻城部隊造成很大傷亡,第100團第8連使用70多個炸藥包才把城墻炸開一道口子,3個先頭連突入城墻,苦戰4小時后大部分傷亡,突破口又被敵人重新封閉。危急時刻,周志堅果斷命令,架梯子強攻!他親自趕往坤順門,對攻城突擊隊進行戰地動員。戰士們倍受鼓舞,士氣大增!最終,突擊隊登上城墻,打退守軍多次反撲,鞏固了突破囗。他指揮其余部隊適時投入縱深戰斗,戰至黃昏,13縱與兄弟部隊在大明湖畔勝利會師,濟南戰役結束。這次戰役,13縱在周志堅指揮下取得殲敵1. 5萬人的佳績,所屬第109團被中央軍委授予“濟南第二團”光榮稱號。

              濟南戰役結束后,周志堅率部挺進淮北,參加淮海戰役。11用7日,他率部強渡運河,直插隴海鐵路。13縱受領的任務是奪取曹八集,切斷黃百韜兵團西逃之路。經過激戰,13縱攻占了曹八集,殲滅國民黨軍1個師3000余人,擊斃敵師長劉聲鶴。在隨后圍殲戰斗中,周志堅指揮部隊攻擊黃百韜兵團的外圍陣地大宋莊、后荒灘等地,但進攻受挫,部隊傷亡較大。周志堅及時召開軍事會議,認真總結教訓。他主動檢討,認為失利原因在于戰法有問題,進攻戰術沒有迅速從城市攻堅作戰轉變為野戰條件下的近迫作業。經過分析總結,大家統一了思想認識,淮海戰役后期部隊沒有再犯類似錯誤。其后,周志堅又奉命率13縱解放靈璧縣城,殲滅守軍5000余人。

              12月13日,對黃維兵團總攻開始。周志堅奉命率13縱加入南集團,同東、西集團一起向黃維兵團猬集的雙堆集核心陣地發起猛攻。戰至15日、黃維兵團被全部殲滅?;春鹨?,周志堅指揮的13縱先后作戰15次,殲敵2. 6萬人?;春鹨劢Y束不久,周志堅又受命率部南下,開赴江蘇淮陰、淮安,參加渡江戰役。1949年2月,根據中央軍委命令,13縱改稱中國人民解放軍第31軍,隸屬三野第10兵團建制,周志堅被任命為軍長。渡江戰役開始后,31軍以雷霆之勢向江南縱深挺進,一路追擊兵敗如山倒的國民黨軍。在連續8晝夜追擊作戰中,31軍共殲敵1. 7萬余人。

              渡江戰役結束后,部隊來不及休整,立即開赴蘇州,參加解放上海的戰役。兵貴神速,周志堅發揮善打硬仗的“鐵匠”精神,率部克服疲勞和道路泥濘等諸多不利條件,連續急行軍6晝夜,提前抵達浦東一帶實施戰役準備。上海戰役開始后,周志堅受命統一指揮參與作戰行動的30軍和31軍,奪取高橋,切斷國民黨軍海上退路。戰至26日,浦東守軍約1. 8萬人被全殲,我軍完全封鎖了黃浦江口,這對兄弟部隊全殲上海守軍起到重要作用。

              解放戰爭后期,周志堅率31軍在第10兵團建制內揮師福建,追殲國民黨軍殘余部隊,先后參加福州戰役、漳州戰役和廈門戰役,共殲敵3. 7萬余人。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周志堅率領31軍駐守福建前線,擔負以廈門為中心的海防戰備任務,剿滅了沿海匪患,奪取東山島,粉碎了國民黨軍反撲和竄犯大陸的企圖,捍衛了海防安全,鞏固了新生人民政權。戰后,毛澤東說:“東山保衛戰的勝利,不光是東山的勝利,也不光是福建的勝利,而是全國的勝利?!?/p>

              周志堅,這位從新四軍第五師走出的“鐵匠”,是位真正意義上的“鐵將”。他有鐵一般信仰,對革命的忠貞始終堅定不渝;他有鐵一般信念,對戰爭的勝利始終滿懷信心;他有鐵一般紀律,對上級的要求始終堅決貫徹;他有鐵一般擔當,對領受的任務始終堅決完成。他在戰場上縱橫馳特、威震敵膽,為爭取民族獨立、人民解放作出了彪炳史冊的歷史貢獻。

              來源:《地方革命史研究》(2022年第1期)

            Copyright @2014-2021 www.retailpointofsalesystem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黨史研究室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技術支持:荊楚網 鄂ICP備18025488號-1

            微信公眾號

            手機版

            av无码无删减版,3根手指还是20根棉签,Gay男男白袜Chinese

              <pre id="tx77x"></pre>

              <address id="tx77x"><strike id="tx77x"></strike></address>

              <address id="tx77x"><pre id="tx77x"><span id="tx77x"></span></pre></address>
                <noframes id="tx77x">

                  <p id="tx77x"></p>
                    <p id="tx77x"><pre id="tx77x"></pre></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